<sub id="hwmej"></sub>
  • <b id="hwmej"></b>
  • <video id="hwmej"><div id="hwmej"></div></video>
    <sub id="hwmej"><dl id="hwmej"></dl></sub>
      <source id="hwmej"></source>
      <mark id="hwmej"><noframes id="hwmej"></noframes></mark>
      <video id="hwmej"><input id="hwmej"><div id="hwmej"></div></input></video>

      淘豆網
      下載此文檔放大查看縮小查看   1/19
      下載文檔 文檔分類:中學教育 > 初中教育

      對屈原的仰望與理解.doc


      下載后只包含 1 個 DOC 格式的文檔,沒有任何的圖紙或源代碼,查看文件列表
      0/100
      您的瀏覽器不支持進度條
      更多>>該用戶其他文檔
      下載所得到的文件列表
      對屈原的仰望與理解.doc
      文檔介紹:
      對屈原的仰望與理解對屈原的仰望與理解作者:夏立君《光明日報》(2015年06月19日13版)《屈子行吟畫》(國畫)傅抱石《橘頌》(國畫)程十發滿腔忠貞、滿腹委屈的屈原,行吟澤畔,行吟于遍生橘樹的楚國,走進一個水汽淋漓的節日,走進民族的情感深處。從長遠來看,民眾將情感投向哪個人,并非宣傳教育的結果。他來自浪漫的楚風帝子降兮北渚,目眇眇兮愁予。裊裊兮秋風,洞庭波兮木葉下。這是屈賦楚辭《湘夫人》開頭。不看注釋,不求甚解,僅輕輕吟誦,異樣的天籟般的美感便撲面而來——生命如花,神靈如云,草木情深,人神相依。這與《詩經》給你的人間煙火氣太不相同了。這一切是怎么來的?根源何在?南方文化發育在遠古遲于北方,荊楚曾長期遭受中原文明的歧視與征伐。第一部詩歌總集《詩經·國風》未采錄“楚風”,原因或許就在這里。至戰國末期,楚文化已相當發達,形成與北方并駕齊驅之勢,但文化邊界卻仍是清晰的。《詩經》記錄了黃河流域的文明形態。在《詩經》里,不論是廟堂頌歌,還是田野風詠,都情感質樸,少想象,與現實密切關聯。那是稷麥氣息,那是有時溫馨有時嗆人的人間煙火。而這時的楚地卻仍是神話沃野,巫風彌漫,人神共處。屈原帶著濕地沼澤氣息,從另一個方向來了。屈子之來,不是為了加入已有的合唱,而是開始了獨唱,開始了水汽淋漓、芳香撲鼻、凄美絕艷的獨唱。似乎沒有任何征兆,任何鋪墊,中國第一位獨立詩人、大詩人橫空出世,大放悲聲,哽咽難抑,草木為之生情,風云為之變色,神靈為之驅遣。《離騷》《天問》《哀郢》《懷沙》……一章章吟完,便投江自盡。屈子死了,楚國亡了。屈子之悲劇,真是一個最徹底的悲劇!屈子投江激起的這輪漣漪,漸洇漸大,化為中國文化史上一根最敏感的神經。先秦諸子之文皆可視為文學作品,但文學是以寄生狀態存在。屈原標志著中國文學自覺時代的到來。屈原帶著源自南方沃野的新鮮血液,猛然楔入華夏文明腹地。中國第一個獨唱的詩魂痛哭登場——行吟澤畔,顏色憔悴,八方有靈,四顧茫然,自言自語,綿綿無盡。他似乎將我們帶入一個似真似幻、婉轉浩瀚、芳菲迷離、匪夷所思的世界。而這一切竟是因為他承受著超常的現實重壓——君昏國危,黨人跳梁,朝政日非,他一再被疏被逐,宮闕日遠,無助絕望日甚一日。他為祖國而生《離騷》作于屈原初被懷王疏遠或第一次流放之后,憂心如焚,纏綿悱惻,辭意哀傷而志氣宏放,這時的屈原希望未滅,心存幻想,切盼懷王悔悟,讓他重回郢都,為國效力。這數句詩,將屈原的主要人格特征、困境意識表達得很充分。屈原陷入困境,導源于楚國陷入困境。正當中國實現大一統前夕。文化落后的秦國經商鞅變法后迅速崛起,雄踞西北,虎視鷹瞵。對六國來說,存亡是逼到眼前的現實。國際關系錯綜復雜。有能力抗衡秦國的是齊、楚,楚國比齊國疆域更廣更富庶。“橫則秦帝,縱則楚王。”天下不歸秦,則歸楚。可是,六國從未有過真正成功的合縱,秦國的連橫卻每每奏效。已是風聲鶴唳的局面。天下大勢,屈原看得分明。他的焦慮緊張,由來已久。屈原始終力主聯齊抗秦。可是他的主張與奮斗卻一再受挫,楚國逐步陷入為秦擺布狀態。屈原亦漸被疏遠,直至被流放。楚頃襄王二十一年(前278年),秦將白起攻破郢都。一般認為,此時的屈原絕望,遂賦《懷沙》投汨羅江自沉。春秋戰國之諸子百家,早就認可天下必將重新歸于一統。天下重于國家,是諸子的共識。到戰國時,客卿制盛行,縱橫家走俏,士子們有空前的活動空間,朝秦暮楚竟無關人的品質評價。在一個愛國感情相對稀薄的時代,屈原卻把自己與祖國緊緊綁在一起。不斷有后人這樣發問:憑屈之才能,何國不容?何不棄楚而去?屈原不是不明白,而是做不到。屈原并非不認可諸子的天下觀,但天下即使不是由楚來統一,也至少要長久保存楚國。作為楚國貴族,世代與國家關聯極深,本人一度成為政壇中心人物,他又是一個被楚文化浸潤透了的士人。楚國如為人吞滅,在他是不能接受的。舉目天下,無處能給他安身立命之感。不是天下不能,是他不能。若能朝秦暮楚,人間必無此屈原。這是解讀屈賦,理解屈原異乎尋常情感的基礎。“不有屈原,豈見《離騷》?”(劉勰語)沒有楚國,亦難見屈原。楚國,屈原,《離騷》,三者可互印互證。“楚,大國也。其亡也,以屈原鳴。”(韓愈《送盤谷序》)楚國之有屈原,不是偶然的。各國亡了就亡了,很快便塵埃落定,惟楚國國亡而“魂魄”在。“楚雖三戶,亡秦必楚。”楚人在懷王客死之時就喊出這一口號。六國中為何楚國特別“記仇”?除了戰國末天下大勢這一主因外,恐怕還應從文化上找原因。楚國有最鮮明的文化標記。歷史果然應驗。反秦斗爭中,楚人最為踴躍,陳涉首事,以“張楚”為號,項梁從民間找到楚懷王孫子重新立為“楚懷王”。秦最終亡于楚人之手。新興漢朝對包括屈原在內的楚人表示了特別的尊重。“陟升皇之赫戲兮,忽臨睨夫舊鄉。仆夫悲余馬懷兮,蜷局顧而不行。”《離騷》收篇于一場白日夢般的飛升遠游。這類似莊子的《逍遙游》。可是 內容來自淘豆網www.qk575.com轉載請標明出處.
      色久久悠悠色综合影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