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ub id="hwmej"></sub>
  • <b id="hwmej"></b>
  • <video id="hwmej"><div id="hwmej"></div></video>
    <sub id="hwmej"><dl id="hwmej"></dl></sub>
      <source id="hwmej"></source>
      <mark id="hwmej"><noframes id="hwmej"></noframes></mark>
      <video id="hwmej"><input id="hwmej"><div id="hwmej"></div></input></video>

      淘豆網
      下載此文檔放大查看縮小查看   1/13
      0/100
      您的瀏覽器不支持進度條
      更多>>該用戶其他文檔
      下載所得到的文件列表
      最深的水是淚水.doc
      文檔介紹:
      最深的水是淚水
      磕頭
      泵房爆炸的時候,一股火浪像紅箭沌上天空,巨大的沖擊波撂倒了地面上所有的人。
      之前二三分鐘,大連消防支隊長叢樹印通過電臺喊:“全體撤退。”所有官兵立刻往后撤。
      開發區消防大隊長李勇峰殿后,他發現炮臺山中隊指導員王國開和士官周鑫動作遲緩,拖著40公斤的水炮往回走,水炮的兩個水帶粘在瀝青地上,拖不動。
      李勇峰一看此景,火騰地就上來了,這不是找死嗎?他開口就罵:“王國開,你混蛋,你玩什么新戰術呢?快滾犢子'撤!”
      王國開和周鑫連滾帶爬撤到后方,從泵房涌出的火浪如流水一般吞沒了水炮所在的位置。
      周鑫坐地下哭了,李勇峰罵道:“哭什么哭,你看火場哪有哭的?”
      周鑫越哭越厲害,說:“我跟水炮有感情,入伍就跟它在—起,走哪兒帶到哪兒。”周鑫悲痛地盯著水炮。直立的水炮在火浪中倒下了。第二天早上天蒙蒙亮時,周鑫去看水炮,燒沒了,黃銅、白鋼零件和鑄鐵底盤都燒沒了。當時,他們如果不在李勇峰大隊長的叱罵下撤退,肯定讓火一舔就沒了,人能比白鋼鑄鐵禁得起燒么?
      王國開回憶說,李勇峰大隊長當時抬胳膊要打他倆。李勇峰說絕對沒這個動作。王國開至今仍記得李勇峰被油污染黑的臉,氣憤地咬著牙,眼里卻含著淚水。李勇峰含淚也是因為氣的,他對王國開說,“你自個兒膝蓋有毛病,你不知道啊?還拖什么炮?”
      7·16大火之后的一個半月,8月30日那天,王國開在沈陽參加鐵軍比武訓練。他想來想去,硬著頭皮給支隊長叢樹印打了個電話,請一天假,回遼陽老家看望老爹老媽。支隊長準假。
      從7月16目夜晚到王國開請假回家的45天時間里,王國開日日夜夜都想念父母,回家只為做一件事。
      到了家門口,王國開沒進家門。他壓制不住感情,怕自己失態。他磨磨悠悠找到小區里面當兵前認識的幾個朋友,一起喝了一頓酒,啤的白的全喝進肚里,心里穩當了,慢慢走到父母家里。
      敲開門,老父老母正在看電視,見兒子回來,又驚又喜。他們知道當兵的沒事不讓回家,兒子回來莫非出什么事了?
      老父親問:“出什么事了?”
      老母親也擔上心了,“出啥事了?”
      王國開的眼淚早已涌上眼簾。他低著頭,怕父母看到自己的眼淚。他把父親母親連推帶扶,讓他們坐在沙發上。然后,王國開跪在地下“咣咣咣”給父親磕了三個響頭,又給母親磕了三個響頭。
      老父親74歲,耳聾。老母親77歲,眼睛視物不清。他們都是遼化的退休工人。老倆口被弄懵了,一時緩不過神來。
      王國開請假回家唯一要做的事就是給父母磕頭。假如以后再遇到大的火場,他一旦犧牲了,今天磕完頭,心里就一點遺憾沒有了。 7
      ·16火場,大連消防支隊遭遇的6次大爆炸,3次發生在王國開的陣地,當時他已不把死亡當成多大的事,全支隊1000多名弟兄都在這兒呢,支隊長也在這兒呢。當時最盼的是給父母磕上幾個頭。王國開哥們六爪,他排行最小,是老疙瘩。
      老媽顫巍巍站起身來,把兒子扶起來,上上下下摸了一遍。上一回,王國開訓練時胳膊骨折,取髖骨補在胳膊上,留下13厘米的傷疤。他回家來,三伏天穿著長袖,被老媽發現了傷疤。老倆口一宿沒睡著覺。這回,哪兒電沒傷著,老媽才放下心來。
      老父親站起來,問,“兒啊,你咋啦?”
      王國開低頭說,“想你們啦。”
      老父親問,“興許有啥事吧?”
      王國開眼淚嘩地下來了。他回到遼陽沒敢進家門,就是怕自己放聲大哭。屬實說,他真想抱著父親母親,扎進他們的懷里好好哭上一場。但王國開拼命抑制自己的情感,淡淡說,“頭幾天出火場,挺危險。”
      這話老父親沒聽清楚,老媽聽到了'她看到了兒子流淚,媽媽摸著兒子受傷那條胳膊,說,“咱們不要功,平平安安就行。”
      “平平安安”這幾個字何等沉重,消防官兵誰敢說自己能平平安安?只能說他們在為別人的平平安安奉獻著一切。“平平安安”太珍貴了,在7·16火場,它遠在天邊。王國開不敢再跟父母嘮了,他又把老爹老媽按在沙發上,“咣咣”又磕幾個頭,說隊里有事,開門匆匆離去。磕完頭,他覺得自己心里舒服多了。
      7月16日晚上,花園口消防中隊剛接到警報的時候,王國開心里挺高興。心想這回挺好,過去盡演習,這回新兵有機會上真火場了。再過半年老兵就退伍了,借這個機會讓老兵帶帶新兵,挺好。
      王國開帶上25名官兵,高高興興奔赴大孤山火場。車開著,見天空濃煙滾滾,聚集云層,心想這是不祥之兆啊,一般的火哪能在天空堆積幾十平方公里的濃煙呢?車拐過彎,大伙一看,心呼啦提到了嗓子眼。
      進大孤山的路是一條盤山路。山擋著,看不到油庫區的情形。車拐過彎,大孤山油庫盡收眼底,那是一片火海啊。火不僅僅在燃燒,是火球四外放射。一團黑煙如炮彈一般崩出,煙散開,火焰馬上躥出。王國開一看就傻了,消防隊員對火場的常規觀察,比如確定中心起火點,估算過火面積,在這全無意義,四處起火爆炸,不知道中心在哪里。到處是火,哪還有啥面積不面積。
      到達陣地,離103罐很近。大隊長李勇峰劈頭對王國開說,“你到103罐東南側的泵房設陣地,能不能頂住?”
      “能!”王國開二話不說就表明了態度。轉身找泵房,泵房在哪兒?在7·16火場,這一類的問題太多了,沒人回答你泵房在哪兒,消火栓在哪兒,高危化學品罐群在哪兒,你自己找吧。王國開拉住一位企業員工去找泵房,路上問了一句——他早想問,憋不住問了出來——“油罐和廠房的自動噴淋系統為什么不啟動?”
      大型化工企業都有嚴密到無可挑剔的消防設施、報警裝置和噴淋系統。第一套失靈還有第二套、第三套跟上。在理論上,或者說在圖紙設計上,這些措施全都萬無一失。
      這位企業員工的回答讓王國開萬念俱灰,他只說了兩個字:“沒電。”
      企業設備的安全措施都以電為動力源。爆炸毀了電路系統,或者按消防規范廠方斷了電,使所有的消防設施胎死停電之中。設計人員曾經說,油庫區這些油罐的罐壁可以抵御愛國者導彈的攻擊而不致破裂,戰爭還沒發生,油罐卻因違規操作而爆裂。真實的戰爭發生在消防官兵和原油大火之間,以血肉之軀對抗狂暴的火浪,戰爭就這樣一點一點拉開。王國開帶中隊前往泵房的位置。途中,見一臺消防車在灌木邊的草地上熊熊燃燒。王國開抄起泡沫槍對準這臺車滅火,噴半天,見車上一個人都沒有,人早撤了。王國開知道企業消防隊已經棄車撤離了,心里更加沉重。企業消防隊比公安消防部隊更深知這場火的厲害,他們撤了,這肯定是一場不同尋常的惡仗。
      王國開和戰友在泵房邊上架設陣地,出一支泡沫槍、一支泡沫炮,為已經起火的泵房冷卻降溫。他們所處的地方低,流淌火從四面包抄而至,在這里形成一個火焰飆高的火湖。
      打油火必須貼近打,打火的根基。只有打火根,才能讓火一點點后退。離遠打,不解勁。靠近打,人受不了。王國開和戰友站到離火三四米的地方滅火,感覺臉上的皮膚都掙開了,烤爆了。他們戴的防火護目鏡有過濾功能,看眼前一片紅,找不清火根的位置。王國開把護目鏡推上去,眉毛呼地燎了,把嘴里的唾沫都吸干了。原油燃燒跟油鍋的油燃燒是一樣的,邊燒邊蹦油星子口王國開感覺油濺到臉上,臉上立刻起一片泡,他趕緊撩一把泡沫水潑到臉上。
      他們堅持了將近40分鐘,大連市里的增援隊伍還沒來到。40分鐘何其漫長。消防車 內容來自淘豆網www.qk575.com轉載請標明出處.
      色久久悠悠色综合影院